?
当前位置:首页 > 法律 > 我大吃一惊:"你的心呢?" 是我在公安局的一个朋友

我大吃一惊:"你的心呢?" 是我在公安局的一个朋友

2019-10-30 06:30 [自建房] 来源:锅包肉网

  趁萧所长进卫生间解溲的当儿,我大吃一惊何二蛮子不满地道:我大吃一惊“西经理,带个穿黄皮的来,什么意思?”西门庆道:“兄弟误会了,这位萧所长,是我在公安局的一个朋友,想介绍给兄弟认识,今后做什么事都方便些。”何二蛮子问:“狗屁,我要认识那些黄狗子有什么用?”西门庆正要说什么,萧所长从卫生间回来了,听见何二蛮子后边那句话,愤愤地瞪了他一眼。

既然是朋友,你的心需要帮忙的事尽管吩咐便是。西门庆早已打探清楚了,你的心何二蛮子才从牢里放出来不久,还没有固定的住处,一直和韩消愁儿一起住在这家歌舞厅的包间里。叫来服务员,开了门,问清包间具体位置,萧所长没让开灯,带着西门庆和另外两个警察,直朝包间扑去。一脚踢开门,几只电筒在黑暗中四下乱晃,映照出沙发上两个白花花的身子,何二蛮子大声骂道:“我操你奶奶,谁这么缺德?”两个警察扑上去,将何二蛮子按在了地上。既然说是来拜菩萨的,我大吃一惊总得做做样子,我大吃一惊西门庆看看天色还早,提议抓紧时间,先去庵中烧香拜佛。一干人很是踊跃,纷纷进卫生间,有的解小溲,有的化淡妆,收拾准备停当,进了殿堂。西门庆拿着一把线香,逢菩萨必插上三柱,应伯爵笑道:“庆哥,你求的是保佑瓶儿姐姐母子平安,应该拜观音菩萨才对。”西门庆道:“管它那些,见菩萨就烧香磕头,总归没有错。”说话间,已将一群红男绿女带入正厅。

  我大吃一惊:

贾老语重心长的腔调,你的心意味着他的一次口头警告,你的心西门庆是明白官场中人那一套的:话一般不说太透,点到为止,剩余的部分靠听者自己去领悟。西门庆应变能力特强,一边打着哈哈一边说:“贾老莫信那些鬼话,我同月娘的关系牢不可破,像钢铁长城般坚固,请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放心。”贾老说:“没事就好,我是亲眼看着月娘长大的,如此的一个好姑娘,你要是不好好对待她,贾老不会饶你。”贾老说着搁下电话,听筒里传来一阵盲音。贾老在电话里说:我大吃一惊“真是谣言?我都已经听说月娘跑到岫云庵里去了,你可不能因小失大啊。”贾老在电话那头说:你的心“打了好几次电话,你的心都没人接,西门庆你可真是个大忙人哪。”西门庆笑着奉承说:“贾老瞧您说的,我再怎么忙,也没您老人家忙啊,您老为人民服务,日理万机,我西门庆才日理机巴两机,顶多加上呼机手机,也就日理三机吧。”贾老没有去接西门庆荤笑话的茬,话题一转,说到吴月娘的事情上来:“听说你同月娘最近在闹点小别扭?西门庆呀,不怪我说你,夫妻之间闹点小别扭,那是可以理解的,但月娘那么好的姑娘,你要是想丢她,首先在贾老这儿通不过。”西门庆愣了愣神,马上回应道:“贾老您听谁说的,谣言,谣言,全是谣言。”

  我大吃一惊:

贾老这才听出应伯爵是在绕着弯儿为他唱赞歌,我大吃一惊心里像抹了蜂蜜般甜蜜,我大吃一惊嘴里却说:“在清河市,最高权威还是田大化书记。”一桌人沉默片刻,连声尴尬地应声道:“那是那是。”接下来那边贵宾席上的市委程副书记、刘副市长、主管政法的何常委、宣传部温部长、组织部尚部长、财政局胡局长等一干人如过江之鲤,一个个全都摆出领导姿态过来敬酒,这边厢十兄弟应暇不接,马屁一个更比一个拍得响亮,一人说:“程书记为人民服务,日理万机,功德无量。”另一人说:“敬祝刘市长身体健康,永远健康。”第三个人说:“温部长啊,您老人家简直是我的再生父母。”……整个酒席上的情景,看上去像一幅幅夸张的漫画,好在人们对这一切早已司空见惯习以为常,他们生活在一幕幕荒诞戏中,却没有人觉得有什么荒诞。检察院立案侦查,你的心落实事故责任人,你的心最后落实到来旺儿头上,原来这批药品,都是他在春节前后从无极医药市场进的货。检察院的同志上门征求西门庆的意见,西门庆皱着眉头,一付十分为难的样子,说道:“出了这么严重的问题,社会上反映这么大,我想保也是保不住的,你们该抓就抓吧。”

  我大吃一惊:

见包厢里那伙人老是探头探脑朝他看,我大吃一惊来旺儿很不高兴,我大吃一惊一瓶啤酒没喝完,就气闷地回到饭店。洗完澡,躺在床上看一会电视,准备脱衣睡觉。忽然没来由地想起惠莲。来旺儿走到窗前,拉开窗帘朝外张望,黑沉沉的夜幕中闪烁着万家灯火,给他心上凭添了一点温暖。正胡乱想着,饭店门前响起闹哄哄的嘈杂,借着灯光,定睛朝那边看去,是刚才在餐馆遇见的那帮记者,原来他们也住在无极饭店。

见陈经济久久跪在地上,你的心潘金莲朝四周看看,你的心说道:“还不快起来,让人看见了,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呢。”陈经济撒赖道:“要叫我起来,五娘得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潘金莲道:“你起不起来关我什么事,愿意跪的话,在这儿跪上十天半月,也没人管。”陈经济道:“难道五娘真有那么狠心?我不信,打死我也不信。”潘金莲道:“小油嘴儿,你就给我快快起来吧。”坐回到沙发上继续看电视,我大吃一惊还没坐稳,我大吃一惊电话铃又响了,这次打电话来的是个男人,声音有些苍老沙哑,西门庆猛一下没听出是谁,便问道:“你是……”对方语气中多了一丝责怪的意思,更多的似乎还是关爱:“西门庆哪西门庆,怪不得别人都说你整天醉卧花丛,哈哈哈,连贾老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?”西门庆在心里连声骂自己糊涂,贾老贾庆芝,清河市原来的副市长,岳父吴千户当兵时的老战友,现在退位到市人大当副主任,虽说没什么实权,但由于资历老且在政界苦心经营多年,说起话来多少还有点管用。认真细说起来,前几年西门庆一涉足商海便如鱼得水,除了岳父吴千户的关系外,很多方面还是仰仗贾老的特殊关照呢。

坐了一会,你的心萧所长口称有事,你的心要先走一步。等萧所长走了,二人坐下来接着谈话。才谈了不到十分钟,西门庆掏出一叠钞票,往桌上一放,说道:“我那个小兄弟祝日念,对何二哥多有冒犯,这是五千元,算我替他送的陪礼费,请何二哥给个面子。”坐在对面的李桂卿连连拍手叫好:我大吃一惊“月娘姐姐,我大吃一惊好酒量,容桂卿妹妹也来敬你一杯。”吴月娘放下酒杯,正准备开口应答,旁边一直没吭声的李桂姐噘着嘴,神情不屑地咕哝道:“凭什么一个个都叫她姐姐,我就看不来那些媚俗劲儿,不就沾点男人的光吗?”李桂姐此言一出,语惊四座,众人目光齐刷刷朝吴月娘看去,吴月娘非但没敢生气,倒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,胀红着脸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。

坐在旁边的应伯爵没事干,你的心同另一个发廊女秋菊聊天调情,你的心见西门庆洗头洗完了,又提出采访那码子事,西门庆说:“采访个卵子,你帮我写不就成了?”应伯爵朝西门庆递个眼色,说道:“庆哥你不知道,上头领导有交代,非让新上任的个协主席亲自表个态,你看,我这还准备了采访提纲呢。”说着从公文包里掏出张纸片,拿在西门庆面前抖了抖。西门庆明白了应伯爵的意思,演戏似的皱起眉头说:“当名人难,当干部更难, 当了个狗屁官,连想要好好休息一下的权利也被剥夺了。”说着懒洋洋站起身来,同应伯爵一道往朝二号包厢那边走,去接受应伯爵的采访。西门庆、我大吃一惊潘金莲、我大吃一惊李瓶儿、应伯爵、吴月娘等人物,中国的读者一定不会陌生,早在四百年前,《金瓶梅》的作者兰陵笑笑生先生就曾用犀利的笔,鞭挞过这些混迹于风月场中的红男绿女,一部《金瓶梅》,也因此成为奇书。

(责任编辑:御膳天厨)

相关内容
推荐文章
热点ag平台总代|HOME
随机内容